虎牙直播

热门 韩K4联 波罗杯 女南冠U20 亚洲杯 秘鲁甲 法女U19 世界杯 保篮甲 六国賽 葡超 丹麦杯 法甲 韩K4联 卡协杯 乌女高联 女亚洲杯 比甲 挪乙 女亚洲杯 葡超 意甲 欧国杯女 女南冠U20 女亚洲杯 NBA 波黑联 巴林杯 南非后备 南非后备 澳威北U20

首页 足球新闻

强行干预:压倒欧超联赛最重要的一根稻草

4月19日,奥利弗-道登格外忙碌。他几乎一整天都坐在办公室的电话机前,向6家宣布加入欧超联赛的英超俱乐部先后打去“问候”电话,并向他们传达了自己同事和下属们的“担忧”——以及迫不得已时的,对策。


他是谁?他可能是一名典型的足球迷,但同时也是英国文化大臣(准确的说,是英国数字、文化、媒体与体育大臣Secretary of State for Digital, Culture,Media and Sport)。

英超BIG6刚宣布加入欧超时 英国政府高官这么说 (来源:网易体育)

前情回顾:

英国高官:足球管理机构不能阻止欧超?那政府出手

中文世界,对这个名字的报道并不多。最近一次让他赚取一些中文流量的机会,还是关于他代表英国政府,拒绝使用华为5G基建的报道。即便在英国本土,这位新任大臣的名字也没有太高辨识度。


但4月19日一切都变了,他的名字频繁出现在各大英国报纸醒目位置。因为他先后给切尔西、曼城、阿森纳、曼联、利物浦、热刺高管送去了“问候”,也转达了自己同事及下属们的“关心”——当然,仍是带着好意的。而如果俱乐部拒绝好意,那么他也早也准备好了对策:暴利税、签证限制、旅行禁令以及德甲联盟式的50+1俱乐部股份制——最后一条还被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给采用。

竞争法,也称反垄断法(欧超联赛甚至美国体育商业模式本身,就是反垄断法的反例)是他的主要依据。但压根没人会相信,这只是道登的个人行为。在他背后,是英国政府的默许,文化大臣只是充当了一个传话筒的角色。

任何生意,盘子做得太大,就容易演变成公益——足球就是其中之一。当然,公益并非无偿无节制提供经济支柱,公益也需要经营。公益的本质,是为了让更大多数人获益,而非单纯地将权力关进笼子里,从而纵容私营企业中饱私囊,大肆割市场韭菜或伤害市场感情——这时候就需要有干预。

回到道登忙碌的4月19日,那天他还同时干了另一件事:要求介入并复审美国芯片制造商Nvidia(英伟达)斥资400亿美元对英国半导体提供商Arm的收购。论曝光度,这桩半导体收购案是只关乎少数从业者的行业消息。但论影响力,这桩收购案比欧超联盟成立重大千万倍。


此言并非夸张,Arm是全球半导体领域的主要参与者,它的设计几乎为每台智能手机和数百万种科技设备提供支持,其中就包括人工智能、量子计算以及5G网络(这也是道登之前拒绝华为的主要原因)等。美国《华尔街日报》指出,全球95%以上的电子设备都使用了Arm的设计,苹果、高通、三星、华为等公司都使用它的IP授权制造智能手机芯片。全世界最大的芯片制造商对全世界最具影响力的半导体提供商发起收购,涉嫌商业垄断,假设英国政府以此为由进行干预,则合情合理——毕竟这在商业逻辑上和欧超联赛基本类似。

但在道登发布的官方申明中,使用的理由却是:涉嫌构成国家重大安全问题。2002年至今,这个理由只在商业领域被使用过12次——其中还包括敏感的军事领域交易。诚然,英国竞争与市场管理局会在干预期内为这桩收购做出竞争分析,但最终的生杀大权仍掌握在道登手中,即便竞争分析排除英伟达的“垄断”嫌疑,他还有权要求发起进一步的审查。

此次干预的诡异之处在于,类似商业收购在过去几年中已不止一次出现。比如一家名叫科巴姆(与切尔西训练基地同名)的防务公司被美国私募收购;北方航天,英国著名宇航公司还被一家总部位于陕西的炼石有色资源公司通过旗下子公司完成收购。这两笔收购案中,“涉嫌构成国家重大安全问题”的干预警报一直在释放边缘,但最终都顺利放行。即便是2016年日本软银集团对Arm的入股,也没有经历过严格的审查。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英国政府借道登之口,对此次收购进行干预?道理不难解释,一旦此次收购完成,英国政府不仅将失去每年数以亿计的税收,更将失去为刚刚完成转型的英国新型高科技制造工业输血的能力——别忘了,Arm的设计应用面之广——而这又是一笔笔的钱。

英国文化大臣在一天之内的2次强行干预,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实际却在释放同一个信号:赚钱可以,但必须带着我们一起玩,不然我们就得好好“问候”你。

英超6强试图通过加入欧超联盟,为自己谋求更多财政收入,这点无可厚非。但欧超联盟的诞生,实际是绕开权力机构实现去中心化的,但英国及大部分西欧国家的足球基础仍是社区。简而言之:我们只是借用你的土壤让果树长大,但结出的果,就和你土地没多大关系了——换哪个政府,都不会心甘情愿地当这个冤大头。

更何况,英超联赛如今逐渐成为英国对外输出文化的一部分,其中Big6又扮演着重要角色。让俱乐部抹黑自己的形象,也得不偿失——毕竟足球相比其他行业而言,其规模小得微不足道。


即便是足球世界中营收最高的巴萨,疫情发生前,他们的年收益也仅为10亿美金,约等于苹果公司的0.4%。

你或许又有一个疑问:为什么足球关注度、普及度如此之高,但营收能力却如此有限?

答案其实不难解释,因为这是一种廉价的休闲方式。你身边的许多娱乐活动可能都由足球俱乐部创造,比如上网刷足球新闻、打足球游戏或看比赛集锦,以及在日常社交生活中借助足球话题与人交流——但足球俱乐部却没法从中获取一分钱。

欧超联盟12名成员中的任何一家,都无法因为球迷们谈论、阅读以及思考自己俱乐部而收费,所以它永远是一桩小买卖——而半导体芯片不同,你的大部分通讯、娱乐与日常使用,都需要在先为其运用设备买单的前提下才得以实现。


至今仍有许多人坚信,英超6强退出欧超,是球迷、舆论甚至意见领袖的声讨在发挥作用。毕竟光在英国本土,持续上涨的观赛成本,就早已让球迷们敢怒不敢言。此次正好借欧超之机,一并发泄。

但事实是,欧超创办者并非草莽之夫,做出官方声明前他们必然已经将球迷的抗议和抵制考虑在内——和美国商业体育昂贵的消费逻辑一样——有本事你别看,既然想看就得乖乖掏钱。媒体的声讨,他们更是司空见惯——等比赛正式开打了,你不可能不来报道,毕竟流量放在那。至于意见领袖们,对付他们甚至都不需要聘请公关团队,因为他们的声音本身——无论正面还是反面,都是在给赛事带去关注度。

此时如果没有一个强有力的声音自上而下降维攻击,恐怕很难轻易让这个利益联盟在短时间内土崩瓦解。欧足联主席切费林就表示:“24小时之内摧毁欧超联,英国政府帮了大忙。”

而《泰晤士报》的消息称,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派往中东的特使乌德尼-李斯特男爵曾告知阿联酋政府:曼城如果一意孤行参加欧超,将对两国的外交关系造成破坏。而这,也是曼城第一个正式退出欧超的原因。


那些居住于伦敦、曼彻斯特、利物浦的球迷,现在尽可以为自己的抗议拍手鼓掌,并坚信是自己引领了变革。但事实却是:强行干预才是压倒这摊计划过程中,最重要的那根稻草。

12支欧超球队,每队都缴纳了800万镑作为原始资金认购股份,用于欧超的筹建。但目前随着他们的退出,英超BIG6的4800万镑大概率会血本无归。而且他们面临着违约风险,甚至要付违约金。但这阻挡不住英国首相约翰逊的开心:“正确的结果,必须保护我们珍视的国民运动。”

延伸阅读
  • 曝皇萨文本周公布欧超新方案!将取消永久会员制